芭乐草莓葵花丝瓜

杜兰山出现,见他身边的人,目光一颤,阴柔道:“你们这是作何?听说莫少芝也来了,我本想给个面子,却没想到如今你们竟然蹬鼻子上脸。”

莫少芝向前一步:“在下无意冒犯,只是此番状况,不得不出此下策。在下听了这位烟柔公子的故事,觉得他和杜姑娘你们之间怕是多有误会,今日何不解开这苦恼的结。”

杜兰山嗤鼻一笑:“误会?”

白轻盈道:“是啊,杜姑娘难道不想听听烟柔公子离开你后发生了什么,他如今为何又没了这双最美的眼睛,”然后,他顺势拉起烟柔的手指,“还有这双已经磨破了的手指,你的兰山坊的外墙一圈为何光滑如斯……”

杜兰山有些按捺不住,显然她是很想知道的。

几人来到客厅落座。

白轻盈对烟柔公子说:“你可要将你心里的一切原原本本都说出来啊。”

烟柔公子微微颤抖了嘴唇,终究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白轻盈和小狸猫在一旁着急。

高蓝突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情,爱,是需要解释的吗?解释我为你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要你感动要你愧疚?并不是,真的爱的深沉,爱的纯粹,是颤抖嘴唇什么都说不出来的……

半晌,烟柔抬起头,对兰山道:“对不起,我的出现让你再次伤心了……”

高蓝的心猛然一个冷颤,她彻彻底底被烟柔的深切爱情打动了,这是如此一个情深义重的男人。

俏丽的粉嫩女孩早起时

杜兰山眼睛微微泛起晶莹,双手紧紧攥起。

莫少芝见状,起身,将烟柔的经历完完说了一遍。

杜兰山听着,颤抖着身躯微微起身,踉踉跄跄朝烟柔走去,嘴中不停念叨:“是真的吗……是真的吗……”接着大吼一句“我问你这一切都是真的吗!”

烟柔公子抬起头,虽然双目覆盖纱布,看不到,但却让人感受的到那目光是有多深切:“前日入夜你在园中湖边轻咳几声,昨日早上,你在书房门口,险些崴脚,今日——”

“住口!你闭嘴!”杜兰山瞬间泪崩,她仿若撕心裂肺,“为什么,明明你就在墙外,为什么,为什么不来找我,你为什么要剜去双目,没了眼睛,你得多煎熬,为什么,烟柔,你要如此折磨我,我宁愿你活得快快活活做个负心郎,为什么偏偏如此痴情,”说着她扑到在烟柔的怀中。

烟柔抱着她,紧紧抱住:“兰山,对不起,我留了一双最美的眼睛给她,却给不了你什么,唯有我的这颗心。”

兰山起身,抬头,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眼睛,满是心疼:“你没了眼睛,我杜兰山以后来做你的眼睛。”

周围的人看了无不动容。

杜兰山扶他坐下,然后拭去泪水,对着外面大叫一声:“佟洋。”

佟洋低头进来。

杜兰山满是愤恨:“你跪下,你明明知道我对烟柔的感情,他来找我,你为何将他拒之门外,还骗我说他从未来过。”

佟洋跪地垂眸不语。

杜兰山见他不语,愈发气愤,抽出一旁的佩剑直戳到他面前,冷彻无比:“我在问你话!”

佟洋抬起头,那眼神极致哀伤,他无限深情的望着面前的杜兰山:“小姐,你问我为什么,”他苦笑一声,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杜兰山肩头一抖,显然她从未意识到他会说如此的话。

佟洋顺势握住她的剑刃,鲜血滴落在地……

“我从小陪在小姐身边,自问没有任何人比我更加了解你理解你,你小时候发烧,寒冬腊月我端着冰块凉了手帮你降温,水冷了我帮你温,烫了我帮你吹,我用尽我的部力气去爱你呵护你,我知道自己在你心里只是个下人,配不上小姐,可是我不求结果,只要能陪在你身边。可是自从你遇到了他,你再也不需要我了,你眼中是他,小姐,我的心有多伤,你知道吗……”那血越滴越多,杜兰山想抽出来,却被他紧紧握住。

“本来,你们在一起,我见你开心幸福也是满足的,但是自从知道他尚有婚约后,看到你伤心我恨不得千刀万剐他,直到再次见到了他双目失明一身凄惨的样子,我不想他成为你的累赘……”佟洋说的情真意切,声声如泣。

显然他说的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,本来以为烟柔的故事也够凄惨了,没想到现在还有更加揪心的,看着那滴滴落下的鲜血,气氛愈加压抑。

杜兰山大喝了一声,放下那剑,转身走开:“你走吧。”

“小姐,你赶我走……可就是要了我的命啊,”佟洋哀求道。

杜兰山背过身去,一闭眼,泪流不止,心一横低声说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了,我会嫁给烟柔陪伴他一生一世……”

佟洋起身,冷笑:“一生一世,呵呵,你给这个瞎子一生一世,那我呢,我就不配拥有爱情嘛,就因为我是下人,不是那好看的会画画的公子?”说完他脸上陡然升起一丝凶狠,拿起那剑,径直刺向烟柔那边……

事发突然,大家都慌了。

只见那杜兰山只身挡在了烟柔面前。

那剑正正刺在她胸口。

“不!”佟洋瞬间崩溃哀嚎。

烟柔哆哆嗦嗦伸手去摸:“兰山,兰山。”

高蓝的心瞬间被揪起来。

莫少芝想向前,却见那佟洋瞬间抱起杜兰山,飞到外面:“小姐,你是我佟洋的,一生一世。”

高蓝他们追了出去。

白轻盈搀扶着浑身颤抖的烟柔。

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,这一切的一切,没有人会想到。

佟洋抱着杜兰山进了藏衣阁。

高蓝他们跟到阁外。

白轻盈叫嚷:“佟洋,莫神医在他一定能救杜兰山性命,你还不快出来!”

佟洋坐在一片霓裳中,怀里抱着杜兰山:“我叫了你小姐许多年,今日想最后喊你一声,兰山,兰山你看,这是你一生的杰作,都是我陪着你完成的。你手指刺了多少滴血我都记得,你别怨我不救你,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啊,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疼你,看你受伤,我比谁都心疼!可是送你出去就是将你拱手让人,山儿,就让我这辈子自私这一次吧,我希望能陪着你走完这一世,我佟洋别无他求。”

兰山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是眼角溢出一行泪水。